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夜阑枕畔 书纵横
时间:2019-03-18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莎士比亚说:“生活中没有书籍,就好像没有阳光;生活中没有书籍,就好像鸟儿没了翅膀。”书籍是一个人获得知识和力量的源泉,同时,读书是一件快乐的事情,是一种生活的享受,我们要学会享受书籍带给我们的充实。一个人能够有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,读自己喜欢的书,这本身就是件乐事。清朝萧抡谓在《读书有所见作》中说:“一日不读书,胸臆无佳想。一月不读书,耳目失精爽。”

在书的国度里,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帝。超越时空在古今中外的书海中任意遨游,帝王将相可以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。想深沉,可以到历代悲剧中去为古人扼腕叹息;想欢愉,可以到人间喜剧中去体验人生至福。

古人读书讲究“三余”:“冬者岁之余,夜者日之余,阴雨者时之余也。”我喜欢夜读,恰在古人的“三余”中。每天只有到了夜晚,才有大把的时间完全可以自由支配。白天那嘈杂的车马声、喧哗的人声、如蚁的人群都随着书页的掀动,次第在视野中退潮般地远去,灵魂也从狭小的圈子里耸身而出,摆脱了往常的重负和惯性,走进书中的湖光山色、碧海云天中。

有时,我是揣一本名著与伟人同行,追随着伟人的脚步,呼吸着伟人的气息,我的灵魂也如天空大海般辽阔,崇山峻岭般伟岸。从书中,我获得了脱俗的智与力,寻到了正气的根和魂。

有时,踩在唐诗宋词的韵脚上,与李白共饮“花间一壶酒”,与东坡同舞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”,和陶渊明荷锄而归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一不留神,“误入藕花深处”,“惊起一滩鸥鹭”。待拔腿抽身时,只见“一天秋色冷晴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”。

有时,兴趣使然,禁不住在灯下细细端详托尔斯泰勾勒安娜的画像,听屠格涅夫感慨人生如烟,蜷在《呼啸山庄》里,静听《老人与海》的对话。在最深的红尘里,以万物之中的一粒微尘,与另一粒让众生感动的微尘,在神山圣湖中清澈偶遇,在酥油灯下的诗文里读他遗世的高度、孤独和落寞,他就是仓央嘉措。然后随着三毛穿越撒哈拉大沙漠,看那片荒僻落后而贫穷的地方生长着怎样欣欣向荣的生命。江南的烟雨中,与隐世才女白落梅晓风佐酒,明月作烛,在薄凉的世界里,温柔相视,深情结缘分……一个夜晚,我就完成了一次身心的探索,一次精神的飞翔。

更多的时候,我是面对红男绿女的凡人俗事,心如止水地与平民百姓议柴米油盐,谈服饰美容,聊健康理财,拥着只有小人物才有的平和踏实渐入梦乡。

一本好书,可以影响人的一生。阅读可以让我们在尽量短的时间内获得尽量多的知识和信息,可以让我们在字里行间经历一次又一次的人生体验。好书的作用不仅震撼心灵,也是疗伤与美容的良药。宋代黄庭坚曾说:“人不读书,则尘俗生其间,照镜则面目可憎,对人则语言无味。”这不正好应验了那句古诗: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吗?现代的美容整形可以造出一个个衣香鬓影的美人,但千万别信什么美人迟暮,再美的花也有凋零的时候,而读书却会让你芳颜永驻青春常在,用句通俗的话来说,就是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

快节奏的生活,影视剧的冲击,新媒体的覆盖,使得许多优秀的图书,渐渐被人们遗忘。人们热衷的是频频刷微信朋友圈,在手机上以碎片式的阅读填充辘辘饥肠,读书倒成了一种负累。在时间匆匆的流逝中,生活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,知识乐园也一天天长出了杂草。

余秋雨曾说:“阅读的最大理由是想摆脱平庸,早一天就多一份人生的精彩;迟一天就多一天平庸的困扰。”让我们拭去书脊上的蛛网尘土,让书籍重新鲜活在我们的视野中,成为我们人生道路上相伴同行的良师益友。

又到掌灯读书的时候了,我站在书橱前,慢慢地扫视那一排排色彩斑斓的书,思忖着:今天,我该躲进哪一本书中呢?□吕秀芳(焦煤公司)